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小舍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立体的余华  

2011-12-12 23:04:41|  分类: 生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大学之前,不知道听谁说的,要多听听大学里的讲座,那都是大学的精华,就像鱼头之于鱼,脑髓之于鱼头一样。

而经历过多次的被骗和被迫参加的讲座都让我如坐针毡,并从此深恶痛绝。

在大学的第三个年头,在这个双十二的特殊日子,我才第一次觉得这个与我八竿子打不着的日子有那么点儿特殊的味道了。

当一个农民模样的大叔和一个儒雅学者模样的人在挤满了学生的过道上被推推搡搡地塞进讲堂的时候,我本能地觉得这俩人的气场,太不一样,走在一起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别扭,哪一个都不像是我想象中余华该有的模样。然而,像押宝一样,我还是押农民大叔,因为那也许是那个年代作家该有的样子,只是朴实真诚地有点儿过头了,离大众的眼光越来越远。

立体的余华,也会揶揄鲁迅作品的泛滥给自己曾造成的困扰。

立体的余华,也会时不时抬眼与天窗上的观众四目相对然后捂着嘴偷笑。

立体的余华,也会自嘲走在纽约的大街上常常会被当做需要帮助的对象。

立体的余华,也会在初次出版时狡黠地将小说结尾迅速改成光明的社会主义味道。

立体的余华,长着《现实一种》的脸,很朴实很真诚地《活着》。

人的内在是外化于相貌的。生而有之的美丑本无可厚非,而多年的内在积淀之后就不一定了。王尔德的《道连·格雷的画像》中,迷人王子的每一次堕落都使墙上的等身画像一点一点地变化,最终变成又老又丑的模样,除了左下角的签名,甚至连画家本人都认不出自己的作品了。当道连罪孽的匕首刺向画中人心脏的时候,倒在地上的迷人王子瞬间变成了连仆人都不敢辨认的陌生老人,而画像仍旧新鲜地像刚出炉的蛋糕一般诱人。人内心的每一次激流暗涌,或真或善、或假或恶,都会通过脸上的一抹眼纹,嘴角的一层褶皱反映出来,每一次的细微变化最终完成一个人整体形象的二度打磨。

我很庆幸立体的余华,经过多年的沉淀,磨成了现在的这般模样,不学术,不政治,不浮华,不造作,不风度翩翩,不一本正经。

立体的余华,像坐在他讲座边的那位学生打着绷带的额头一般醒目。我想,我会在很长很长的时间内,都会清晰地记得。

 

                                                                                                                  2011-12-12  23:02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